七彩通河 \ Colorful River

芦 花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14日

○马文佳


这几天,主人没发现大芦花的影子,莫非一向忠心耿耿的大芦花,也像雪里红一样,把蛋下在了别人家?吃刘秀饭给王莽干活,一怒之下,主人杀了雪里红,但愿大芦花别步后尘。

主人找了好一阵子,终于在鸭架后面的草丛找到了大芦花。她一动不动地趴在几个鸡蛋上,主人把它抓走了它又回来,不肯离开。暴躁的主人气急败坏地一边骂她偷懒,一边打她,鸡毛横飞。

主人的妻子赶了过来,训斥主人什么都不懂,告诉他大芦花是要趴窝孵化鸡仔。又在它的身下加了几十鸡蛋。

“看孵不出崽儿,就宰了她,让她偷懒。”主人放下一句狠话,转身走了。

为了受热均匀,大芦花每天不停地用嘴翻动鸡蛋。大芦花废寝忘食,滴水未沾的孵化着鸡仔,经过一个月的忍饥挨饿,一只只鸡仔终于破壳而出。

大芦花每天领着鸡仔行走在田间地头,每次发现新的食物 ,都咯咯地把孩子们叫过来,大芦花虽然肚子饿得咕咕乱叫,也舍不得吃上一口,看着孩子欢快的吃着,大芦花比谁都饥饿,却一直露出幸福的笑容。

让大芦花不安的是,还有一个鸡仔躲在壳里,几天了也没个动静,每天领着孩子觅食,回来还得照看它。

这次回来终于听到了蛋壳里的叨节声,大芦花用嘴为它啄开薄膜,那懒洋洋露出的头和自己小时候一样。大芦花兴奋不已,心想就叫它小芦花吧。

大芦花每天在孩子们的簇拥下,行走在田间地头,行动缓慢的小芦花总是落后,大芦花每次都得照看一眼。

一天,狂风大作,阴云密布,大芦花赶快召集孩子们回家,突然一个尖锐的声音让大芦花毛骨悚然,一只老鹰盘旋在阴云之间,危险降临,大芦花急忙把孩子护在腋下,她看过学校孩子们玩过老鹰捉小鸡,知道怎样才能保护鸡仔。

老鹰的第一次进攻被大芦花抵挡住了,但大芦花已是遍体鳞伤。还没来得及喘息的大芦花,突然发现一道黑影又直扑而来,大芦花闭上了眼睛,接着是噼噼啪啪的响声,大芦花身子一阵寒凉,心想这次死定了。

后来她还是被滴答滴答的雨水淋醒了,大芦花微微睁开眼向上望去,一只老鹰被电击烧焦在电线上,她长长的出了口气,用嘴把孩子们往自己的翅膀下送了送,尽管成了落汤鸡,还是用勇敢和智慧守护了孩子。

转眼孩子们也都到了下蛋的年龄,主人每天都能从鸡舍里捡出好多的蛋到集市上卖。每次回来一边数钱一边合不拢嘴,因为这散养的鸡下的蛋又大又好,每天能多卖不少钱。

为了母鸡下蛋干净又方便,主人为每个母鸡在窗下安了鸡窝,每天都能随心所欲的捡到一筐又一筐的鸡蛋。

一天主人在捡蛋的时候,发现鸡蛋的个数和鸡数不一致:“一定是哪只鸡吃空饷,哪天查出来把它杀了,总不能让它白吃白喝。”主人对妻子说。妻子默默无语,她早知道这事,因为每天都是她捡的蛋。

狡诈的主人为了找出不下蛋的鸡,每天起早自己捡蛋。他终于发现是小芦花不下蛋。他和妻子商量如果小芦花再不下蛋就杀了算了。

正在窗下鸡窝下蛋的大芦花听了主人的对话,变得惶惶不安。晚上回到鸡舍一夜没合眼,她知道小芦花反应迟钝,不下蛋,是因为主人打自己时,让还是胎儿的小芦花做了病。

天还没亮,她就跑到小芦花的窝里下了蛋,然后又偷偷跑到自己窝里趴着不动,等主人走了再出来。

主人发现小芦花的窝里有了蛋,就再也不提杀它的事了。可是好景不长,没几天主人又发现了少个蛋的问题。大芦花苦思冥想,没办法,为了保住自己和小芦花,他只能去小芦花那下个蛋,再回到自己的窝下一个,一天下两个蛋,大芦花好生辛苦,每天都是精疲力竭,但总算保住母子相安无事。

夜黑风高的夜晚,酒醉的主人忘记关好鸡舍的门,有了可乘之机的黄鼠狼钻进鸡舍一口咬住小芦花,小芦花拼命的挣扎呼救,大芦花听到小芦花的哀叫,奋不顾身的跑过去,一口又一口啄着黄鼠狼,气急败坏的黄鼠狼转过头狠狠一口咬住大芦花的屁股。

被鸡舍的嘈杂惊醒的主人,急忙拿着手电和一根木棍来到鸡舍,狠狠地一木棍打得黄鼠狼落荒而逃,但是可怜的大芦花屁股被黄鼠狼咬掉了一块肉,鲜血淋漓。主人视而不见地关好鸡舍的门,回到屋里,鼾声如雷。

天还没亮,大芦花忍着剧痛,在小芦花的窝里下了个蛋。但无论如何自己窝里的蛋,再也下不出来了。一天,两天······

主人发现许多天大芦花的窝里都没有蛋,就对妻子说:“把大芦花杀了吧,反正也下不了蛋了,每天白吃白喝的。”

“还是等等吧,大芦花现在挺可怜的,再说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同样拥有母爱的妻子说。

主人没多言语,心里盘算着自己的小九九。天还没亮,他背着熟睡的妻子,拿上那个木棍,来到鸡舍,一把抓起大芦花,大芦花知道一切即将来临,她知道唯利是图的主人要做什么,因为她见过一个又一个的同伴,因为老了不能生蛋而被杀掉,她一声都没有喊叫,大芦花只是牵挂小芦花以后的安危,她默默的回头看一眼熟睡着的小芦花,眼里充满泪水。

狠心的主人一棍子打下去,大芦花双腿蹬了蹬,眼里流出两行热泪。

主人一边哼着小曲,一边烧上开水,褪着大芦花的毛,心想又有下酒菜了,因为他是用木棍打死的大芦花,到时跟妻子就说大芦花自己死的,妻子看不出来。主人越想越高兴,以至于开膛的时候,刀差点割伤自己的手,但是当他看到大芦花肚子里一颗还没下出的蛋和密密麻麻的蛋茬,还是惊呆了,他知道他这次是错杀无辜。

看到妻子站在面前,更是惊慌失措。妻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骂他没人性,生气地转身就走。

气急败坏的主人发誓,掘地三尺也要找到那只不下蛋的鸡。经过逐一排查,他还是发现小芦花一直不下蛋。不容分说,主人抓起小芦花就是致命的一刀。

令他奇怪的是再给小芦花开膛破腹的时候,在它的腹中发现一枚似蛋非蛋坚硬无比的东西,主人不解,四下询问,一位九寻老朽告诉他那是鸡宝,百年不遇,比金蛋还金贵。长鸡宝的鸡排出的粪便,可以保鸡群永不得病,主人后悔不已。

正如老朽所言,没出数日,主人的鸡陆续死亡,主人终日酗酒,妻子一气之下饮毒自杀,主人家破人亡。

从此冷清的街头多了一个蓬头垢面颠三倒四的疯子,人们猜测着他家破人亡的原因,有的说,他打伤了黄鼠狼,黄皮子伤愈后回来寻仇了,也有的说他忘恩负义,不该杀了大小芦花两只鸡。

我在想:有时候,一些动物的母爱和我们人类的母爱有着多么相近的地方,你看到动物的母爱是那么的无私时,会不会想起,母亲曾经一点一滴的呵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