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通河 \ Colorful River

大美通河(外一章)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09日

○屡 扑


沿哈同高速公路乘车东出哈尔滨三小时,北行过松花江大桥,有座城池就在一江碧水的偎依下,在千树万树的掩映里,海市蜃楼般盎然于眼前,这就是通河城!如果说这座城市有什么特别的话,那就是它满城的绿色。如果说其绿若锦缎般的街道是一条条玉带的话,那么,一处处园林便是串在玉带上的绿色宝石。

一下松花江大桥,东城的文化公园就在眼前了。休说它依桥而秀,一泓碧水蜿蜒于南北,两座小桥飞架于西东的婉约;也休说它托红楼三国西游故事,依诸子百家争鸣之说,次第兴建的人文景观。只那一个绿字就怎生了得!当此盛夏,园之南,成片的芍药虽已繁花不在,葱茏之枝叶却绿得愈发蔚然,而无数的紫玉兰却是好花正开,散发出沁人的阵阵幽香。园之北,流水淙淙于翠柳摇曳之下,苍松挺拔于小丘碧草之间。前有桦杨柞楸枫椴榆衫之华树摇曳,后有山桃野杏之满枝结实,芳草萋萋于茂林之下,稻香幽幽于遗石之畔。百亩天光,一园云影,其高低错落之绿尽在矣!

城中岔林湖公园的绿,则是另是一番景象。是湖有廊桥九曲碧波一池,悬岛落瀑水榭飞亭。当风轻日暖,雨落新晴之际,煌煌也佳树环湖,幽幽焉曲径迷踪。楼台掩映于垂柳,宝鉴天开自当阳,菱花拂水,萍叶随风。万绿丛中更有万鹊来朝之塔,飞檐斗拱六合于天外,雕栏玉砌百尺之高丘。塔西为八卦问天之坛,又西为阴阳爻算之数,再西为南北横亙之岭。林森森其诸景,草葱葱之岭山。阶跌宕而路勾连。沿路而北,绕九丈镇园之宝石,则有三环五转之溪,四架六越之涵。溪流而东渐,蒲因池而盛,葱遇弯更繁。妙哉!正所谓画图难足矣!其绿岂非因水而荣?

最盛大的绿还要数城南的松花江公园!该园滨江而建,伴城而生,自东至西,洋洋洒洒乎十有二里矣!其南有古香灰瓦勾连楚石五千碑,甲骨金文篆隶楷草十万刻!步道迤逦巧傍雕栏,广场恢宏飞峙江面。吁兮!凭栏则江景更妙矣。其北遍植榆楊桦槐松衫柞椴之乔,普栽丁香榆梅樱花之灌,甬路逶迤隐于修林,陵碑煌煌烨于江天。最养眼的还是沿江大道。东向之,其右小杉为列矮树成墙,青松如张华盖,更有碧草十里青青。而其左则垂柳摇曳,绿浪翻波,层林叠翠。是园也,虽值盛夏却并无暑热,其凉爽宜人晨犹最之!当晨曦初上,树影斑驳,习风拂面之时,练太极舞拉丁者起舞于广场,健身散步者疾走之江畔,怡而游者人之众矣。及至午未,无论波平如镜之松花江上,抑或夏水漫漫之岔林河口,总有无数泳者弄水于碧波之中。其美若何?亦尽在绿之盛大矣!

野游记

文所记之野游,乃三五朋友的自行车骑行之游。本城之北,有小兴安岭横贯全境,其中麓之阳有山曰铧子。铧子之东岭有翻山公路,自城至山,环而归之,途可百里许。每值春秋,这里便是车友们领略骑行之乐的所在,其两季胜境胜景之美,虽烟柳鹅黄与秋叶五花各异,但心神皆爽之功俱在,故记之。

北国五月之初,龙江尚在春早,我等弄好各自的公路赛车便出发了。先是沿公路北行三十里入山。至道壕桥(地名),西行拐入铧子山东岭。行有间,过上青山村,越岔林河桥,水复山重间,有石坝巍然于眼。该坝为蓄水灌溉之用,低于丘而半高于河,春秋为坝,夏则成瀑,故曰滚水坝。此时,春水正枯,坝上湖平,周而柳浪闻莺,四域苍山作衬,更有三五鱼客,怡然垂钓。山光水影,画图难足!众友陶然,齐曰;“可驻足小憩矣!”于是,大家翻身下车,倾情赏景,好不心旷神怡!这份惬意,一下就让陆放翁的那首词跃然脑际;“家住苍烟落照间,丝毫尘事不相关。斟残玉肴行穿竹,卷罢黄庭卧看山。贪啸傲,任衰残,不妨随处一开颜。元知造物心肠别,老却英雄似等闲。”吁兮!触景生情,万端感慨,尽在不言!

有山,有树,有水,负氧离子自然就高。也就这么一小歇,大家便精力复振而就踊跃就道了。沿山间平地骑行片刻,我们就到了铧子山东北岭脚下,翻山路就在眼前。它曲折蜿蜒而上,坡高八九度,长可二十里。骑车登山,这可是我等能力的大考所在之地。一声呼哨,众人争先。大家先是奋力猛蹬,虽在坡路而速度不减。但骑着骑着,人们就先后用起了变速器。变速器是公路赛车的一个装置,它通过主被动轮变速之法而奏省力之效。用上了变速器,虽然能勉为骑行,但更须时时用力,步步紧蹬。就这样,大家努力着,坚持着,虽汗下如雨,牛饮杯罄!亦莫肯稍歇。当我们终于骑上该岭的最高处时,大家都腿木脚麻手抖而力竭难支了。然于山风为扇,林海涛起,登临送目,江山俯瞰之际,领略到的却是无限风光!这让我想起人生的一大命题——何为成功?成功不就在在坚持一下的努力之中吗!窥斑知豹,功分小大,其理在一!

九月下旬,秋风正在把小兴安岭南麓的山川染成五花世界,是采山的时候了。何谓采山?这是山民们对摘采核桃、松籽、葡萄、猕猴桃等野生林果的统称。每到这个季节,山民们就会倾村乃至倾家为采。于是,骑友们便也想凑个热闹去。这天,金凤不举,暖阳高照,我等蹬车上路再行环山之旅。到了上青山村,家家户户院子里堆的、晒的都是山核桃。当得知我们也要采山时,山民笑对;“路边的好东西早光了,要采就采山菇娘吧!西大甸子有!”山民口中的西大甸子,就是铧子山东北岭脚下的那片平地。骑行片刻后,我们到了。这里,山四环,树五色,平畴六七顷。满地都是欲黄不黄的玉米和大豆田,田头地脑真就一片连着一片的生长着山菇娘——一种有着降糖功效的草本野生浆果。其高可二尺,带皮的果儿就像一个个通红的小灯笼挂在叶间。众骑友大悦而采,这桃花源般的风光让我神回魏晋,想起陶渊明的田园诗,想到了他“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闲适,想到了他不为五斗米折腰的归隐!呜呼!既有济世之才,又何隐之?是那个时代不相容吗?当我沉思之时,骑友们业已囊丰了。

回程还走翻山路,上坡情景前文已叙。至于下坡么,那是不蹬而速,虽时时刹闸,仍两耳生风,只一会,二十里的大坡就跑完了。下岭即到仙界桥,其下清溪若鉴,其岸树如华盖,其东桌几凳兀然皆石,山浮云绕,一切飘然,俨然仙境!众友遂定在此一酌!于是,将出酒菜,围而痛饮!虽三巡五盏却无醉者,何也?其异在山野酒肆,所饮虽同而地不同,地不同则心情不同,故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