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通河 \ Colorful River

老区史话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21日

黑龙江省步兵第三旅五团团长吴凌江


吴凌江(???1932年),字凌汉,30多岁,东北军黑龙江省步兵第三旅副官长,为人刚直不阿,深明大义,是一位作战经验丰富、带兵有素的爱国军人。1932年元旦,调任五团任团长。五团是一个能征善战的硬骨头团。9.18事变后,该团曾奉命开赴齐齐哈尔对日军和汉奸张海鹏部队作战,斩获颇丰。春节前,吴团长又奉命率队急赴哈尔滨支援丁超旅守卫三棵树。当部队乘火车赶到哈尔滨时,丁超已退出   哈尔滨。开江前夕,吴团长奉命率队驻防通河,部队驻扎在蚂螂河。4月,马占山将军通电抗日,宣布和日军开战。五团做好了对日军作战的一切准备。当他们得知日寇进犯通河的消息后,全体官兵群情激愤,与林业流送工人一起同仇敌忾,连夜赶制木排,用铁链将木排连接在一起,准备运到江中拦截日舰,达到聚歼敌人的目的。由于日军炮舰抢先占领大白水,江上阻击计划未能实现。

4月29日,日军内田大佐和伪江上军司令尹祚乾率领10余艘战舰、1000余名日伪军,在空军的掩护下,停泊在距离通河县城西南9公里的大白水,派飞机在通河县城上空进行侦察活动。

大敌当前,驻守在蚂螂河的吴团长召开誓师大会,吴团长带头宣誓:“我们是中国军人,抵御外侮,守住国土是我们的天职。虽打到最后一兵一弹,绝不退缩,决不丧失中国军人之人格”。全团上下,群情激奋,热血喷张,高呼“天良救国,誓死杀敌”口号,决心用鲜血和生命保卫通河城。会后,吴团长在敌强我弱情况下,重新调整了作战部署,命令一支队伍秘密潜入县城西郊老道庙一带,在树林里遍插旌旗,摆放草人,用以消耗日军炮火。大部队在他亲自率领下,进入阵地,准备战斗。

4月30日凌晨,日炮舰联队指挥官内田大佐登高眺望,发现通河城西一带树林中旌旗飘荡,人影匆匆,急命开炮。顿时炮声轰鸣,轰炸了近一个小时,炮弹数千发。炮击过后,日舰停靠到码头,派尹祚乾和康翻译官入城诱降。

在民族危亡时刻,通河县民国政府县长路克遵、公安局长荆殿武等人畏敌如虎,决定献城降敌。5月1日,路克遵、荆殿武率县政府官员、城内士绅屈身前往江边向日军投降。在这些汉奸卖国贼的带领下,日本侵略者头戴纲盔,身着黄色军呢制服,脚穿长靴,排着长队,端着刺刀,耀武扬威地跨进通河县城。进城后,日寇派兵分守各个城门,控制各个交通要道,残忍地屠杀当地百姓。其中五团留守部队七八个战士和城里较有名望的士绅惨遭杀害,尸体被投入松花江中。随后,日军把一面面“膏药旗”插在了通河县城的城门楼上。

在蚂螂河待命歼敌的五团官兵,听到日军的暴行后,悲愤不已,纷纷要求迅即杀回通河,替死去的战友和父老兄弟报仇雪恨。吴团长一方面派少校书记官、代理参谋长郭元恺(字守正,辽宁盖州人,北平燕京清华大学毕业,曾任东北讲武堂文职)邀请客居通河的黑龙江省陆军步兵第四旅旅长陆军少将焦景彬(称之谓焦旅,有600余人)率队向通河城进逼;一方面派副团长张兴华连夜化装进城侦察敌情。张副团长完成任务出城时,被日军关卡堵住,暴露身份。敌人疯狂地向他扑来。他临危不惧,拔出手枪打死两个鬼子兵后,不幸身中数弹壮烈牺牲。吴团长连夜派少校营长兼一连连长张中林(张团长侄子、后来任东北军某部师长)和张团长马弁史俊一摸进城里,找到了张副团长的遗体,用军大衣裹好后将遗体就地安葬。张副团长的牺牲,再一次激怒了五团全体爱国官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