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通河 \ Colorful River

老区介绍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21日



老区是中国革命的丰碑

老区是共和国的摇篮

老区是中国人民心中的圣地

老区精神是我们永恒的精神堡垒

老区历史的辉煌照亮我们的前程

革命老区是中国革命特定历史的产物,是一个政治概念,蕴涵着光荣的革命传统和支撑着党和中华民族不断发展的老区精神,让子孙后代了解老区,永远不忘老区,让全社会认识老区,关注老区,支持老区。

1948年毛泽东根据当时的形势,为了对苏区抗日根据地和新解放区分别采取不同的政策,只把苏区和抗日根据地称为老区,这就是老区这一称谓的由来。

革命老区是指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和抗日战争时期在中国共产党毛泽东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领导下创建的革命根据地。老区划定标准是:曾经有党的组织,有革命武装,发动了群众,进行了减租减息运动,主要是建立了抗日民主政权,并进行了武装斗争,时间在一年以上的。

在战争年代,老区人民为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军队提供了人力、物力及财力。为壮大革命力量,取得最后胜利付出了巨大牺牲,做了极大贡献。革命老区是新中国的摇篮。新中国成立后,老区人民一如既往地为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老区的革命传统和历史经验是非常宝贵的经验。

党和政府历来十分关心老区人民,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革命老区的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综合经济实力显著增强,生产生活条件明显改善。科技、教育、文化、卫生水平和群众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农村贫困人口大幅度减少,老区人民基本解决了温饱问题,有些已达到了小康生活水平。

由于老区特殊的自然地理条件以及其它因素的影响,总的来说老区的经济发展相对滞后,与发达地区相比还有较大的差距,不少地方生产生活条件还没有得到根本改善,生产力发展水平还比较低,仍有部分群众存在着吃粮、饮水、行路、看病、用电、上学、住房等许多困难,有的温饱问题还没有解决,继续发展还面临诸多困难。

要使革命老区贫困人口脱贫致富进入全面小康社会,任重道远,胡锦涛总书记一上任就带领中央书记处一班人到西柏坡考察,接着又到江西革命老区,进农户、察农情共商发展大计。江泽民同志任总书记期间多次到老区考察,并谆谆告诫全党全国人民“任何时候都不能忘了老区人民”“新中国成立50年了,如果不能尽快让那里的群众吃饱穿暖,我们就无法向为建立新中国英勇牺牲的千万烈士交代,无法向人民、向历史交代”。省市领导多次强调提高老区观念,增强老区意识,一是念念不忘老区人民对革命所做出的贡献,二是必须继承和发扬老区精神,三要加快老区建设和发展步伐。

为提高全社会对老区的认识,让全社会了解和关心支持老区的发展,1990年7月5日经江泽民总书记批准成立了中国老区建设促进会的全国性社团组织,主要成员是从党政军领导机关退下来的老干部,老将军,老专家,老区会宗旨是:按照“三个代表”的要求,协助党和政府促进革命老区建设,全心全意为老区人民服务,业务范围是:协助党和政府促进老区物质文明,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宣传老区人民对党和人民事业做出的巨大牺牲和贡献,动员社会各界关心支持老区建设和发展,深入老区调查研究,反映老区人民的要求,提出政策性建议,帮助老区开发自然资源,为老区提供咨询服务,组织经济协作牵线搭桥,为老区引进资金、人才、技术和建设项目。贯彻科技兴国战略,为老区捐赠,为老区的产品和劳务开拓市场,促进老区建设和发展。




通河县位于黑龙江省中部,小兴安领南麓,松花江北岸,东临依兰县,西临木兰县,南与方正县、宾县隔江相望,北和铁力市,庆安市接壤,全境东西长89.7公里,南北宽87公里,幅员面积5675.5平方公里,境内地势西北高,东南低,是“七山半水两分田,半分沼泽和荒原”地区,1906年建县,现管辖六镇两乡,82个行政村,224自然屯,总人口23万人。

通河县森林资源丰富,是黑龙江省重要林业基地,山区和平原蕴藏着丰富的野生药材资源,这里矿产资源丰富,被誉为“透明黄金”水晶矿产储量丰富,仅浓河自然石英石矿蕴量就达14.2吨,是目前国内发现的二氧化硅储量最大的单体矿。

通河县具有光荣的革命历史,通河县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前仆后继,英勇战斗,流血牺牲,取得了抗日斗争的胜利,1979年国家认定通河县的清河镇、凤山镇、祥顺镇为革命老区。2007年经省民政厅批准三站乡一村、兴凤山村,乌鸦泡镇乌鸦泡村为革命老区村。

一、通河老区时代背景

通河建立党组织开展抗日活动

1928年3月,受中共满洲临时省委派遣到通河地区开展工作的崔镛健,曾于1925年在黄浦军校第五期学习时任第六区队长,l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到通河县后,化名金志刚,以教师身份进行革命活动。同年秋,在黄浦军校学习的金在渊、张世振先后来到了通河。金志刚以黄浦军校来的中共党员为基础,发展党的组织。他们在清河地区举办农民讲习所,印发大批传单,宣传革命思想和共产党的主张,为开展群众斗争奠定了思想基础。经过一年多的工作,发展了20名党员。在二道河子成立了中国共产党通河县支部委员会,选举全东元为支部书记,金志刚、金在渊、张世振、朴哲浩、文昌彬为委员,朴哲浩为团书记。同时组建了通河县反帝大同盟、农民协会、少年先锋队等反日团体。1930年9月初,通河党支部改为中共通河特别支部,隶属北满特委。

中共北满省委在通河

1936年9月18日,中共珠河中心县委。汤原中心县委,抗联三、六军党委在汤原县帽儿山召开联席会议,成立中共北满临时省委。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军为了巩固后方,对东北抗日军民进行了残酷的镇压。为了粉碎敌人的“讨伐”,开辟松花江中下游游击区,抗联部队向黑嫩平原进军。同年冬,中共北满临时省委迁至通河县。抗联三军在清河镇摈榔沟建立抗日联军密营。槟榔沟北回5公里处的鹰窝密营是北满临时省委驻地。从1937年冬至1939年秋。通河成为党领导北满地区抗日斗争的指挥中心,北满临时省委的许多战略部署和重大决策都是从这里发出的。北满临时省委迁到通河后,对哈东特委、下江特委、方正县委、抗联三、六军党委实行了统一的领导。1938年 5月1日,北满临时省委在小古洞密营召开第七次常委会议,张兰生、魏长魁、冯仲云。李兆磷等出席了会议,张兰生作了报告。为了粉碎敌人对松花江中下游抗日部队和通河游击区的围剿,会议决定抗联三、六、九、十一军主力部队西征,留少数部队在原地坚持斗争,跳出敌人“讨伐”的包围圈,深入黑嫩平原和三肇地区开展游击活动。6月,北满临时省委在鹰窝密营召开第八次会议,张兰生、魏长魁、冯仲云。许亨植出席了会议。会议讨论了北满抗联各军活动方向。7月,李兆麟在萝北县麻花林子召开部队师团以上干部和下江领导人参加的会议,并代表北满临时省委向下江特委书记高禹民和徐光海传达了省委关于他们二人留守下江,共同领导这一地区工作的决定。接着李兆麟按会议精神组织下江部队开始继续西征。经过半年时间,以三、六军为主的西征抗联部队历尽千辛万苦,终于跳出敌人在松花江下游地区设下的包围圈,使日伪军“聚歼”抗联的阴谋破产,实现了保存北满党政干部和抗联主力部队的目的,为在广阔的黑嫩平原开展抗日游击战争、重建抗日游击区奠定了基础。由于频繁的残酷战斗,到1939年后,北满临时省委执委会成员只剩冯仲云、张兰生、金策、李兆麟、许亨植5人。

1939年1月28日,北满临时省委在小古洞密营召开第九次常委会议。会议讨论通过了《关于目前东北革命运动和我党的任务》的决议。3月9日,金策、李兆麟、许亨植3人在铁力县召什会议,会后许亨植到通河会见张兰生、冯仲云。4月12日,中共北满临时省委在小古洞密营召开省委常委九届二次执委会议。会议选举金策为北满省委书记,李兆麟为组织部长,冯仲云为宣传部长,组织省委常委会。撤销北满抗联总司令部。会议决定5月30日正式成立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要求北满抗联三、六、九、十一军无条件地参加东北抗联第三路军,成为三路军骨干队伍。任命李兆麟为第三路军总指挥,许亨植为总参谋长。许亨植任三军军长,张兰生任三军政治部主任。李兆麟任六军军长,冯仲云任六军政治部主任。为了加强对老区和新区各方面工作的领导,派冯仲云和李兆麟分别到下江和龙北任省委代表。

抗日联军在通河

北满临时省委领导抗日联军在松花江下游两岸创建了方正、依兰、汤原、通河等抗日添击区,对日本侵略者的反动统治构成极大威胁。1938年3月,日在关东军炮制伪满洲国《治安肃正三年计划大纲》,调集大批军队,对抗日联军进行疯狂的“讨伐”。以通河为根据地的东北抗联第三军,从1936年春至1939年,对日本侵略者进行了三次反“讨伐”斗争。第一次是1936年春季。抗联三军充分利用通河东部山区的地形,建立秘密营地,在人民群众和“内红外白”保甲长的支持下,和敌人开展了游击战,出其不意地打击日伪“讨伐”军,粉碎了敌人的第一次“围剿”。第二次是1936年秋季。伪满洲国军协同日军对宾县。木兰、通河、汤原、依兰进行大“讨伐”,从9月开始对抗日联军进行军事包围,在抗联游击区周围筑工事,建据点,妄图聚歼抗日联军。抗联三军和六、八、九军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决定以三军为主,加强联系、互相配合、互相支援,集中力量打击“讨伐”的日伪军。迫使敌人改变‘讨伐”计划,保全了通河、汤原抗日根据地。第三次是1937年冬至1938年春。敌人集结了日本关东军第四师团和伪靖安军、伪兴安军对通河的抗联部队进行大“讨伐”,推行“集团部落”政策,限令在23天内将全县乡村居民强行迁到指定的92个村,断绝通河民众和抗联的联系,妄图把抗联消灭在深山老林。通河的抗日斗争进入艰苦阶段。

为保存抗联的有生力量,根据北满临时省委的决定,l938年6月抗联各军开始西征,四军一团留守通河。三军在西征中,采取了灵活机动的游击战略战术,避开敌人正面作战部队,插入黑嫩平原,迂回敌后开辟新的游击区,又一次粉碎了敌人将其“聚歼”在汤原、通河游击区的阴谋。随着北满抗日斗争形势的发展和斗争的需要,北满省委领导机关及抗联留守部队,从1939年9月18日起,相继撤离通河县。

历史的丰碑

1935年10月,根据中共满洲省委指示,赵尚志,李延禄率三、四军来到通河,一面打击日伪统治,一面根据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收编了通河境内大小股反日义勇军,并在大小古洞河,西北河,岔林河,蚂螂河,浓河,凤山一带,建起抗日密营基地,其后,五、六、八、九、十一军等曾在这里活动,全县广大农村在中共通河特支书记李秋岳和特派员周大一同志领导和组织下,有60%农村建立起反日救国会的准政权组织,及时为部队提供情报,粮食和军用物资,中共北满临时省委在抗日斗争后期,住在这里指挥北满抗日斗争,并在此开过重要会议,与日伪发生大小战斗百余次,抗日遗址覆盖面达百分之九十左右,全县仅抗日战争中牺牲者达两千多人,有著名抗日英雄,中共通河特支书记李秋岳,哈东司令李福林,九军政治部主任魏长魁,三军二师长关化新,解放战争牺牲的有通河城防政委魏一与,请祥区长王玉玺等著名烈士,曾在这里活动的著名人物有:崔庸健,金策,金相国,赵尚志,冯仲云,张兰生,张寿筠,李延禄,景永安,李熙山,郭铁坚,王明贵,王钧,张瑞麟,景芳,李东光等。

二、通河老区革命遗址

由于通河县位于半山区,是伪三江省边界线距哈尔滨市较近,从战略上讲非常重要,县内山地较多,因此,这里反日活动活跃,革命遗址多。通河县是上下松花江联系的交通要道,日军把通河作为进攻苏联的战略后方,长期驻军600多人,日军在这里修筑大通河水库,聚集许多朝鲜族同胞耕种水稻,又从日本国内分五批向通河移民1283户,4303人,做长期占领打算,他们还在外地以抓俘虏的名义,抓来大批无辜群众做劳工,在太平山和大通河上区挖山开洞,修筑军事要塞和储存战备物资的山洞军火库,在通河县城西北隅修建飞机场,还在县城东修造了太平岗军用飞机场,并设置了雷达监测站。

自1984年开始,通河县政府曾三次组织考察抗联密营遗址,尤其是1992年,省、地、县三级联合考察组对通河抗联密营遗址进行实地考察,认为“通河县在抗日战争中有八多,就是抗日根据地多、人口多、部队多、抗日战斗多、革命群众多、反日救国会多,著名人物在这里活动多,牺牲的人也较多。还认为通河县抗联遗址分布广,规模较大,项目齐全,遗址完整是全省最好的,并建议通河县政府对革命遗址加强保护措施,要抢救革命历史资料,加强对通河县抗日斗争史的研究。通河县抗日斗争内容丰富,意义重要,通过调查研究,编写革命斗争史,提高通河县知名度,利用资源,开发旅游区,扩大教育面,增加经济效益。

全县现有保存和修建革命景点41处。其中抗联密营遗址26个,修建革命烈士陵园3处,革命烈士纪念碑10座,日本侵略军修建的飞机场、水库、军事要塞遗址5处,涉及内容十分丰富,正反方面都有,具有开发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