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通河 \ Colorful River

铧子山里的金马驹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22日

相传于大清年间,铧子山南麓零星的住着几户人家(现今长兴以北林胜以南),而住在最北面的这一家姓程,当家的叫程开山。

姓程的这户人家住的是一个马架子,在他房前的园子里种了四垄黄瓜,南北垄,正对着大铧子山。房子的脊檩也正冲着大铧子下面的一个小山头——团山子的山尖。

这一年的夏天,天气很炎热,有这么一天正午时分,他们这里来了几个外地人,人们都说是南方蛮子(湖南人)。打听掌柜的姓什么?叫什么名字?之后,就在他家黄瓜地的四周转了一圈又一圈,程开山的媳妇以为他们口渴想要吃黄瓜,就要给他们去摘,可他们说不吃,只是想看一看这黄瓜地,老程家人很纳闷儿,心想这有啥看头儿呢?

最后,他们相中了一根黄瓜,这是一根黄皮儿的黄瓜,把儿朝南花朝北,横搭在黄瓜架上,再也没看出这根黄瓜有啥特别之处。他们让程开山媳妇用红布条拴上它,上秋他们一定来买这根儿黄瓜。并再三叮嘱要做好记号,千万别动它,他们会多给钱来买这根黄瓜,但是并没有说明要给的钱数。

就这样,这一家人都知道这根黄瓜不能动,谁看见它系着红布条都以为它留作了黄瓜种,一直留着。转眼便到了秋天,树叶也开始变黄了,眼看就要下霜了,还是不见那几个人来。老程家媳妇天天等啊,盼啊,一晃儿就到了收拾园子的时候,又怕别人把这根黄瓜给摘去,程家的媳妇把这根儿黄瓜就摘下来,给收藏起来了。

刚下过一场霜后,这几个南方蛮子急匆匆地赶来了,他们来到黄瓜地,不见了黄瓜架,不见了黄瓜,直喊:“完了!完了!”,就问:“为什么这么早就拔架了?我们要的那根黄瓜还有没有了?”老程家的媳妇也问:“你们为何这样晚才来?还以为你们不要它了,你们用这根黄瓜干什么呀!”

一个南方蛮子说:“当时,我们不能说准给你多少钱,更不能告诉你们它是干什么用的,哎哟,老天爷,这可真是太可惜了!”程开山媳妇说:“我把这根黄瓜摘下来给你们搁起来了。”立刻,这几个人的眼睛就又亮出了光彩,“是吗?那快!快拿给我们看一看。”

程开山媳妇就拿出了这根还系着红布条的黄瓜,他们一看连连叹息说,好象还差一点儿成色,不算太成,瓜籽不够硬,试一试吧!“一会儿啊,咱们都上北山去。”说完,他们拿出五块银圆给程开山媳妇,程开山媳妇不肯要他们的钱,他们说那可不行,你们必须得要,不然,这根黄瓜会不中用的。这两口子就问:“你们到底用它干什么用呢?”在他们的追问下,两个南方人说:“你们家的这根黄瓜原来是一把开山的钥匙,你家掌柜名字应了好运——程开山啊,告诉你,你们家正北的那个小山(团山子)里面有宝,那里面有两个金马驹呀,我用这把开山的钥匙(这根黄瓜)能打开此山,让金马驹跑出来……”

老程家两口子一听,啊!啊!两声,又惊又喜,但又将信将疑……

于是,他们一起来到团山子前。只见一个南方蛮子高高举起这根黄瓜,口念咒语,忽然看见山的半腰从上而下顿时裂出一道大缝,之后就真的听见马驹那欢快响亮的鸣叫声,“咴……咴……”还有鸟蹄踏地的声音,随着就看见那两个金马驹光亮耀眼,金光四射,在那山缝的云中跑动,眼看它们就要跑出来,就在这时,裂开的山缝又渐渐变小变小,最后又合拢上了,金马驹差一点跑出来,它那响亮欢快的叫声又听不见了……

这几个南方蛮子一下子就坐在了地上,直拍大腿,其中一个年龄较大的南方人说这次不行,下次还需百年,再找机缘了。

这个故事流传至今大概快有一百年了,铧子山下林胜村后的团山子里的两个金马驹是否还在?谁人能再寻到开山的钥匙,打开山门,放出金光四射的金马驹呢?

 

 

 

                                   采集整理:张洪林